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欢迎访问遵化市实验小学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德育教育 > 德育美文

《窗边的小豆豆》作者后记

时间:2011-03-29 09:20:52  来源:  作者:  点击:

写下巴学园的故事,是长期以来,我最想做的事情之一。非常感谢您阅读这本书。书中所写的事情,没有一件是编造的,它们都是真实发生的事。值得庆幸的是,我还没有忘记这些事情,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是我的心愿。还有一个原因是,在本书的《一言为定》这一篇中也写到过,我曾经和校长先生约定长大以后,要做巴学园的老师。但是,我并没有能够实现这个诺言。所以,我想至少要让人们知道,有这么一位小林先生,他是怎样深深地爱着孩子们,他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教育孩子们,这一切,我觉得自己必须详细地把它们写下来。

令人悲哀的是,小林先生已经于昭和三十八年(1963),也就是在十八年前去世了。如果先生还健在的话,我还可以向他请教很多问题,真是很遗憾。

当我开始写作的时候,我发现,在年轻的时候,仅仅当做快乐的记忆留在心中的巴学园,现在重新回忆起来,常会有一些新的发现:

啊,原来小林先生是为了这个目的才那么做的啊!

先生连这个都想到了啊……”

从而理解到小林先生的良苦用心。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惊讶、感动和庆幸。就拿我来说吧,先生不停地对我说你真是一个好孩子,这句话是怎样激励着我,支持着我,一直到现在的啊!它对我的鼓舞无法计量。如果我没有进入巴学园,没有见到小林先生,恐怕无论我做什么,都会被贴上坏孩子的标签,被自卑的心理所包围,不知道该怎样做才好,就怀着这种无所适从的心理,直到长大吧?

巴学园在昭和二十年(1945)的东京大空袭中被烧毁。这所学校全部是由小林先生的个人财产创办的,所以,重建学校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战后,小林先生先在巴学园的废墟上创办了幼儿园,同时,先生又协助国立音乐大学创建保育系(即现在的幼儿教育系),并且在国立音乐大学讲授韵律学。这里的小学创建的时候,先生也尽力协助。但是,先生在自己的梦想重新创办理想的、自己的小学实现之前,于六十九岁那年与世长辞。

当时,巴学园所在的地方,从东横线的自由之丘车站走三分钟的路就到了。现在,那里是孔雀超级商店及其停车场。这之前我有一次因为非常怀念巴学园,明明知道那儿已经完全没有过去的样子了,但还是忍不住开车去了那里。到了现在的停车场周围,我想起了电车教室,运动场……想要好好地看一看,就慢慢地开着车。正在那时,停车场的大叔看到我的车,就冲着我大喊:停满了!停满了!不行!不行!我很想说,我不停车,我只是在回忆我的小学。,但是我知道,谁也不会理解我当时的心情,所以就匆匆地离开了。但是,不知为什么,我的心头突然涌上一阵悲哀,坐在奔驰着的汽车里,泪水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

在日本,有很多优秀的教育家。大家都怀有着理想、爱情和梦想,但是要将这些变成现实,却是那么的困难,这一点我也有深切的体会。小林先生也是如此,在创立巴学园之前,他进行了年复一年的研究。巴学园作为一所完整的学校,创立于昭和十二年(1937),而在昭和二十年(1945)即毁于战火,只存在了极为短暂的一段时间。

但是,我在巴学园的那段时间,对小林先生来说,是他最富有热情,他的理想之花绽放的瞬间。在这一点上,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但是,如果没有战争,小林先生会培育出多少学生,将他们送到社会中去啊!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中就充满了叹息和悲凉。

小林先生的教育方针,在这本书里也写到过,那就是先生经常说的:

无论哪个孩子,当他出世的时候,都具有着优良的品质。在他成长的过程中,会受到很多影响,有来自周围的环境的,也有来自成年人的影响,这些优良的品质可能会受到损害。所以,我们要早早地发现这些优良的品质,并让它们得以发扬光大,把孩子们培养成富有个性的人。

先生热爱大自然,他希望孩子们尽可能地保持自然的性格。另外,他也喜爱真实的自然界,据先生的小女儿美代回忆,在她小时候,父亲总是说:

让我们去寻找一下自然界中的节奏吧!

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带着她出去散步。每当这个时候,先生总是喜欢走到有大树的地方,静静地观察着大树的枝叶迎风摇动的样子,先观察一根树枝,再看它上面的一枝,再看摇动着的树叶,还有它们和树干的关系。仔细地观察风强弱不同的时候,树叶的摇动有什么差异。如果不刮风的时候,先生则会久久地站在那里,仰望着大树的繁枝密叶……不光是看树木的时候如此,据美代说,先生对河流也有这种情怀,他每次到附近的多摩川的时候,总是忘情地看着水流,好像永远也看不够似的。

也许会有人提出疑问,在战争期间,这么自由的小学,为什么会得到文部省和国家的许可而存在呢?详细的情况,我直到现在也不清楚,但是我觉得有一点原因是,小林先生不喜欢宣传,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对媒体敬而远之。即便在战前,先生也从来没有让人拍摄过学校的照片,没有宣传过这是一所与众不同的学校。再加上巴学园的全校学生加起来还不足五十人,这么一所小学校,并不惹人注意,所以能够安全地存在下去。

我们这些巴学园的学生,不管自己是哪一个年级的,每年的十一月三日就是巴学园开精彩的运动会的那一天我们就会借用九品佛寺庙中的房间,大家聚到一起,度过快乐的一天,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大家都已经年过四十,转眼就快五十岁了,都已经为人父母,但是,大家还是互相称呼着朔子大荣君,和小时候完全一样。我们能够这样亲密地交往着,也是小林先生留给我们的礼物。

我从以前的小学退学的事情,也是真的。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像宣传艺人的事啦,桌子盖子的事啦,都是后来妈妈告诉我的。但是我心里总觉得嗯?我难道是一个这么差劲的孩子,还半信半疑的。然而,五年前在我主持的电视节目《奈良的早晨》中,作为嘉宾出席这个节目的,竟然是我退学的那所小学的一位女老师!当时她是我的隔壁班(也是一年级)的班主任老师。听了老师的讲述,我非常惊讶。老师的话是这样的:

彻子当时是隔壁班的学生。上课的时候,我有事到教师办公室去,就让学生们上自习,我在走廊里的时候,几乎每天都看到你站在走廊里。而且,当我走过时,彻子总要叫住我,问:老师,我被罚站了,为什么呢我做了什么坏事了吗老师讨厌宣传艺人们吗。你这样问我,我实在很难回答。所以到后来,我即使有事要去办公室,也要先开门看一看,如果彻子站在那里的话,我就不去了。你的班主任老师,经常在教师办公室里对我抱怨怎么会那个样子呢。所以,后来你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一看名字,我马上认出是你来了。因为虽然事隔多年,我还清清楚楚地记着你上一年级时候的事……”

被罚站这件事,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不禁大吃一惊。望着这位一大早就赶来参加电视节目、满头白发的温和的老师,我想像着她年轻时的样子,又想到自己那时候,明明被罚了站,还要刨根问底的好奇的彻子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同时,我也终于相信退学了这件事,的确是真的。

在此,我想对我的母亲,表达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因为,直到我二十岁之后,母亲才告诉我曾经退学这件事。

满了二十岁以后,有一天,母亲问我:

那时候,我们为什么要换一个学校,你知道吗?

嗯?

我不明所以,妈妈轻描淡写地说:

其实是退学了。

如果,当我还是一年级的小学生时,妈妈就对我说:

怎么搞的?你竟然弄到要退学!我们只好再找一个学校了,如果再退一次学,就没有学校再要你了!

那样的话,当我第一天走进巴学园的时候,会是多么沮丧而又惴惴不安啊!那生着根的校门,电车教室,在我眼中,肯定不会是那样有趣了。能拥有这样一位母亲,我实在是很幸运。

因为当时处在战争期间,所以几乎没有什么巴学园的照片。在仅存的几张照片中,最有趣的是毕业典礼上的照片。毕业生照相的时候,一般都在礼堂正面的台阶上,大家一边嚷着照相啦!照相啦,毕业生们就排好队,但是在校生也想跟着一起照,就从这儿那儿地露出脸来,结果照出来的相片都弄不清楚谁是真正的毕业生了。每当大家聚到一起的时候,都要研究一番这是哪个班毕业时的相片。但是,这个时候,小林先生从来不责备大家。先生一定是觉得孩子们自由自在、生动活泼地照相,比呆板的毕业典礼的照片要好吧。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没有比这样的照片更能体现出巴学园的风格的了。

要述说巴学园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在这本书中,我想要说的是一个叫小豆豆的女孩子,在周围大人们的引导下,终于能够顺利地和大家一起学习、交往的故事。能够使这些为人所知,我已经觉得非常欣喜和满足。

我常想,如果今天还有巴学园的话,可能就不会有孩子讨厌上学了吧?因为,在巴学园,即使放学之后,孩子们也不愿意回家。而且,第二天早晨,又眼巴巴地盼着早一点儿到学校去。巴学园就是这么一所充满魅力的学校。

那么,在巴学园,和我一道在电车教室旅行的伙伴们,现在怎么样了呢?在这里,我简单地说一下我知道的情况。

高桥君(高桥 )

总是在运动会上拿第一名的高桥君,现在仍然只有他读小学低年级时那么高。高桥君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国学院久我山高中(这所高中的橄榄球队非常厉害,是非常有名的),然后升入明治大学的电气工学系,并从那里毕业。

现在,高桥君在滨名湖畔的安藤电气公司担任协调工作,这是非常重要的职位,目的是为了追求公司中人际关系的和谐,因此高桥君要了解大家的辛苦和烦恼,并且解决实际的问题。正因为高桥君能够设身处地地体味他人的苦处,才会出色地做好这项工作吧!而且,我想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高桥君明朗而富有魅力的性格,这一定也给他的工作提供了很大的帮助。高桥君还有一项专业方面的工作,就是指导刚进公司的新员工学会使用公司的IC大型机器。

我写这本书的时候,曾经去滨松,拜访了高桥君和他温柔的太太。高桥太太对巴学园的事情非常了解,简直像自己就在巴学园上过学一样,她深深地理解高桥君,是高桥君的知己。我们一起谈话,我听取了高桥君的很多感想。高桥君告诉我,他的确没有因为身体上的缺陷,而怀有自卑的心理,我想真的是这样。因为,如果高桥君怀有这种自卑心理的话,他就很难升入那么好的高中和大学,更不要说担任使人际关系和谐的工作了。高桥君说的第一天到巴学园的时候的话,也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那就是,看到还有别的像我一样的孩子,觉得安心了。所以,在巴学园的第一天就这样安心地度过了,以后的每一天都十分快乐,一次也没有想过要找个理由请一天假什么的。在游泳池中赤裸着身体游泳的时候,一开始非常害羞,但是一件一件往下脱衣服的时候,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害羞心理也一层一层地脱落了。这样出现在别人面前,也不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的了。当高桥君站在比自己还要高的跳马面前时,小林先生鼓励他说,没关系,你能跳过去的!绝对能跳过去,仅仅在最后一刻才伸手托了他一下,让人感觉这就是高桥君自己跳过去的(现在想来是这样的),由此来增加他的自信心。跳过去时的欣喜,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如果自己向后退缩的话,就会被人推动着向前,自己必须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才行。当然,运动会上的光荣和喜悦,现在仍然清楚地记得……

像小学生时一样,高桥君的眼睛明亮有神,声音也显得深思熟虑,他向我娓娓地述说了上面的那些关于巴学园的往日回忆。

我觉得,高桥君良好的家教,也使得他的性格更加完美。但小林先生无疑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先生不是仅仅看到眼前的事情,而且还考虑到几十年之后的事,据此来培育我们。先生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你真是一个好孩子,同样,他对高桥君一直说的话是你绝对能做到,这句话无疑深深地影响着高桥君的一生。

分手的时候,高桥君讲了一件事。那是高桥君在巴学园上学的时候,在学校外面,他经常会被外校的学生们欺负,有一次他沮丧地来到学校之后,我问他怎么了?是哪个孩子干的,话音未落,我就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跑了回来,对他说高桥君,已经没事啦那时候,我非常高兴,分别的时候,高桥君又一次对我说。我已经忘记这件事了,但高桥君一直念念不忘,谢谢你这样记着我做的小事情!

美代(金子美代)

校长先生的三女儿美代,毕业于国立音乐大学的教育系,现在是国立音乐大学附属小学的音乐教师。美代也和校长先生一样,喜欢教小孩子,并且怀着这样的想法和孩子们接近。据说美代三岁左右的时候,就能够合着节拍走动,身体做出各种动作,说好多好多的话,校长先生就是参考了很多美代这时候的情形,去和孩子们接触的。

朔子(松山朔子,结婚后为齐藤朔子)

小豆豆第一天上学的时候,见到的穿着有兔子图案背带裙的大眼睛女孩,就是朔子。朔子后来轻松地通过了当时最难考上的女子学校之一都立第六女子高中(即现在的三田高中)的入学考试,后来又升入东京女子大学英语系。毕业之后,担任御茶水YWCA的小学生的英语教师,一直工作到现在。特别是夏天小学生们露营的时候,朔子根据巴学园的经验,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朔子在攀登阿尔卑斯山的穗高峰的时候,邂逅了现在的丈夫。现在,朔子的儿子已经上大学三年级了。为了纪念他们夫妇在穗高峰的相识,儿子的名字叫做保高

阿泰(山内泰二)

不肯娶我做新娘的阿泰,现在是日本有代表性的物理学家。阿泰现居美国,是所谓精英外流中的一员。

阿泰毕业于东京教育大学(即现在的筑波大学)理学院的物理学系,在本校的研究生院取得硕士学位之后,作为富尔布赖特交换学生去了美国留学,五年后在罗彻斯特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而后,阿泰留在罗彻斯特大学,继续高能实验物理的研究。现在,阿泰已经是位于伊莉诺伊州的大名鼎鼎的费米国立加速研究所的副所长,这个研究所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加速研究所,在物理学界尽人皆知。在这个研究所里,聚集了美国五十三所大学的最聪明的研究者,有一百四十五位物理学家,技术人员则达到一千四百多人。阿泰是这个巨大的研究所的副所长,并且兼任物理部的部长,从这里也能够看出阿泰卓越的天才。四年前,这个研究所成功地完成了最大能量为五千亿电子伏特的运转,引起了全世界的注目。最近,阿泰和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共同发现了一种叫做欧普希龙的物质,有的人甚至说这可能获得诺贝尔奖。我想阿泰将来一定会得到诺贝尔奖的。阿泰的夫人是女性中罕见的数学才女,以优秀的成绩毕业于罗彻斯特大学。

这一对研究物理学和数学的优秀的夫妇,有时候会和两个儿子一起,举行家庭音乐会。大家分别演奏大提琴、钢琴、小提琴等自己擅长的乐器,真称得上是一个艺术之家。

对于本来就聪明过人的阿泰来说,也许他上任何一所小学,都会有今天的成就。但是,在巴学园,每天早晨都可以从自己喜欢的科目开始的学习方式,也许会使他的才华得到更好的发展的吧。说起上课时的阿泰,总是一直呆在他的酒精灯、烧瓶、试管的旁边,再不然就是在自己的坐位上读着很难的科学书或者物理书,在我的记忆中,阿泰总是这个样子。

大荣君(大荣国雄)

因为拉我的小辫子而被校长先生训斥的大荣君,在高桥君的尾巴事件中,又是他给我提供了很好的消息。

大荣君现在是日本屈指可数的东洋兰鉴定专家之一。据说,有的东洋兰,一棵的价值就高达数千万日元,所以有必要进行鉴定。而且,东洋兰的售卖和栽培也极为困难,但是大荣君不知什么时候,领悟出了其中的技巧,现在他整天乘着飞机或汽车在全日本跑来跑去。为了写这篇后记,我通过电话联系上了大荣君,当时他刚刚从外地回来。

我问:后来,你去了什么学校?

大荣君:哪儿也没去。

我问:哪儿也没去?那么,你是说上到巴学园为止了?

大荣君:是啊。

我问:嗯?那么,连中学也没上吗?

大荣君:啊,在疏散地的大分县,上了几天大分中学。

唉,说得这么轻巧。在战前,大荣君是大园艺家的孩子,是占了等等力大部分林地的赞花园的小主人,但是这一切都在战争中烧毁了。但是大荣君生性豁达,并不以此为遗憾。下面是那次电话的继续:

大荣君:你知道花朵中最香的是什么吗?我觉得应该是中国的春兰,那种香气,无论是什么香水,都不能和它相比。

我说:春兰贵吗?

大荣君:嗯,贵的、便宜的都有。

我问:东洋兰的花是什么样子的?

大荣君:啊,东洋兰的花朵很素雅,但还是素淡的好啊。

大荣君的声音还是那么慢悠悠的,显得很是从容,和在巴学园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有变化。我一边听着大荣君的话,一边思考着,大荣君连中学也没有读完,但他一点儿没有觉得有什么难为情的,自己研究、自己开拓,从事着自己真正喜爱的工作,这一切令我非常感动。

税所爱子(结婚后为田中爱子)

叔公是著名的东乡元帅的税所同学,是从青山学院的小学部中途转学到巴学园的。那时候,我感觉她是一位文静稳重的小姐,其实在那时,她的担任陆军近卫三队少佐的父亲,已经战死了。税所同学在镰仓女子高中毕业之后,和现在的丈夫一位建筑设计师结婚。现在,税所同学的长子在建设公司工作,次子也已经确定了工作,她已经很轻松了。她有时候也写和歌自娱。

我说您也喜欢写和歌,到底是和诗人税所敦子有血缘关系的缘故啊!回答是,哪里呀,呵呵呵呵。我说您还是和在巴学园时一样,那么谦虚和稳重,税所同学立刻接着说,扮演辩庆时的体形,到现在也还是那样啊!她的声音让人感觉出她的温馨的家庭生活。

右田昭一君

因为要给大家带葬礼上的包子而出名的右田君,从都立园艺学校毕业,但他还是想学习从小就喜欢的绘画,于是又进入武藏野美术大学的设计系并从那里毕业。现在右田君和朋友一起成立了美术设计公司,并努力地开拓事业。

青木惠子(结婚后为桑原惠子)

曾经饲养了在空中飞的鸡的惠子,后来和一位庆应义塾的幼儿园老师结婚,已经度过了银婚纪念!女儿也已经结婚了。

另外,还有一位后来转学来的坂本敏子同学(结婚后为菅敏子),从香兰女校毕业后,在·牛山哈里伍德美容沙龙工作,现在是排名第三位的资深发型师。

渡边义治君 毕业于神奈川大学,后来成为公司职员。

下面也介绍一下小林宗作先生的简略经历。

小林宗作(本名为金子宗作)

小林先生于明治二十六年(1894)六月十八日生于群马县的吾妻郡。先生从小爱好音乐,经常在能够望见榛名山的家附近的河边,手里挥动着指挥棒玩耍。因为先生家境并不富裕,又是六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所以先生在小学毕业之后,立刻当上了代课老师,并且通过了教师资格考试,取得教师资格。(仅仅小学毕业,就能够通过资格考试,非得特别优秀不可。)随后先生来到东京,在牛进小学担任教师,同时一边学习音乐,并且考入了一直向往的东京音乐学校(即现在的东京学艺大学)的师范系。毕业后,先生成为成蹊小学的音乐教师。成蹊小学的创立者中村春二先生的教育方针,给了小林先生很大的影响。中村春二先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人,他认为教育必须从小学开始,每一个班级的学生,绝对不超过三十人。而且倡导自由教育,贯彻尊重孩子们个性的教育方针。比如说,如果上午完成了学习计划,下午就散步,采集植物标本,写生,听老师说话,唱歌……等等,后来,小林先生也实行这种上课方式。

小林先生在成蹊时期教的学生中,有后来成为钢琴家的井上园子和野边地瓜丸等人。

在成蹊小学期间,小林先生为小学生们写了适合孩子们的喜剧歌剧,三菱财阀岩崎小弥太男爵看了这出歌剧之后深为感动,决定资助小林先生去欧洲,考察那里的教育情况。岩崎男爵(他是我的一位故友泽田美喜的父亲的表兄弟,泽田现供职于伊丽莎白·桑德斯中心)也是这所独特的小学的创办者,他还从财力上资助了山田耕作等多位艺术家。小林先生当时正为音乐教育、儿童教育中的很多问题而烦扰,他非常高兴地接受了这项资助,初次西行欧洲,学习教育学。那是在大正十二年(1924),先生当时三十岁。

然后,就像《韵律操》那一篇中所说的,小林先生见到了在世界上很有影响力的道格拉斯,来到了他在巴黎开设的学校中,直接向道格拉斯先生学习。另外,小林先生还参观了好多所小学,两年后返回日本。小林先生回到日本之后,立刻与赞同自己的幼儿教育主张的小原国芳先生,共同创办了成城幼儿园。后来,小原先生创立了玉川学园,小林先生则创立了巴学园。

在开办成城幼儿园的时候,小林先生总是对幼儿园的老师说:不要把孩子们束缚在老师的计划中,而要让他们到大自然中去。孩子们的梦想比老师的计划,更要大得多。小林先生创办的这个幼儿园,和以前的幼儿园都大不相同。

昭和五年(1930),小林先生第二次去欧洲。因为先生在实际的教育过程中,感觉到有必要进一步学习韵律学,于是再次回到道格拉斯先生那里。在欧洲,小林先生又考察了好多学校,决定要真正地开始创办自己的小学,于一年后回国。

昭和十二年(1937),小林先生创办了巴幼儿园和巴学园(小学),并且成立了日本韵律学协会。

很多人知道小林先生是将韵律学普及到日本的人,并且研究他的人也不少。但要说到小林先生具体是怎样进行儿童教育的,除了当时我们这些小学生,就很少有人知道了。三年前,小原先生也去世了。而且,这本书中出现的丸山老师,还有和小林先生在同一时期受教于道格拉斯的石井漠先生,都已经去世了。

战后小林先生教过的学生中,有人说先生是一位沉默寡言的人。我回想起在巴学园的时候,经常高高兴兴地和我们说话的小林先生,想到先生一定是在战后有太多悲伤的事情,才变得沉默的吧?想到这些,我不禁十分悲哀。而且,如书中所言,小林先生在巴学园的废墟上担任国立幼儿园的园长,并担任国立音乐大学的讲师,但是他终于没能再次创立像巴学园那样有自己特色的小学,就去世了。一边看着因为空袭而被烈火吞噬着的巴学园,一边说下一次,我们办一个什么样的学校呢的小林先生,在他当时的热情再次被唤起之前,就永远地离去了。

上面非常简略地叙述了小林先生的经历。如果写得再详细一点,那就是先生还长期担任过东洋英和女学院、石井漠舞蹈学校、都立保姆学校、东京都保姆培育所等学校的教师。在巴幼儿园的毕业生中,有女演员池内淳子女士。在巴学园我的学姐中,有女演员津岛惠子女士。

后记写得很长,这是因为我希望大家更多地了解小林先生,就不知不觉加上了这么多。现在我主持的朝日电视台的《彻子的小屋》节目,其主制作人是佐野和彦君。佐野君毕业于学艺大学的乐理系,然后开始在电视台工作,同时,也教小孩子音乐。在教音乐的过程中,他发现了很多疑问,这时候,他听说有一位叫做小林宗作的杰出的教育家,就非常想知道这位教育家是怎样教学生的,是怎样的一个人。于是,佐野君这十年以来,向国立学校的有关人士询问了很多小林先生的事情,认真地做了好多研究。不过,要说到小林先生是如何具体地和孩子们接近,就不得而知了。有趣的是,我在做《彻子的小屋》节目之前,曾经做过好几年 “Wide Show”的主持人,从那时起就和佐野君相识了,算来已经有十年之久了。但是,在这期间,我一直不知道佐野君在收集小林先生的资料,而佐野君虽然知道我受到过一位了不起的校长先生的教育,但做梦也没有想到那就是小林先生。当我开始写小豆豆的时候,这才突然揭开了这个秘密。佐野君又惊又喜,激动地跳了起来:真没想到,我身边就有人知道这些事情,我寻找了这么多年,原来近在眼前……”

佐野君想要真正地着手收集小林先生的资料,起因是他遇到了一位女士,在小林先生教孩子们韵律操的时候,这位女士给孩子们用钢琴伴奏。女士告诉佐野君,小林先生曾经对她说:哎,孩子们是不会那么走的!

就是说,小林先生在提醒这位女士,她不懂得孩子们呼吸的频率。就是这么一件事,促使佐野君开始了对小林先生的研究。我真心地希望,通过佐野君对事物纤细敏锐的感觉和他的调查研究,能够使小林先生更多更详细的事迹为人所知。

出征去了的校工阿良,后来安全地回来了。而且,现在每到十一月三日,阿良总要和我们一起聚会。

我把这本书的题目命名为窗边,是因为在我开始写作的时候,正流行着窗边族这样的说法。这个词给人一种被排除在外围,而不是处于主体的地位上的感觉。当时我总是站在窗边等待着宣传艺人路过。而在第一所学校中,实际上,我隐隐约约地总是有一种被排斥感。所以,我就选择了这样的书名。关于小豆豆,则在书中已经做了说明。

能够出版这样一本书,我首先要向书中那些美丽又可爱的插图的作者岩崎千弘女士表示由衷的谢意。遗憾的是,千弘女士已经在七年前去世了。但是,她留下了大约七千幅优秀的画作。众所周知,千弘女士是儿童画的天才,在世界上,恐怕再没有任何一位画家能够如此生动地表现出孩子们的神态来了。无论孩子们是什么样的姿态,千弘女士都能够生动地描绘出来,而且,她还能清楚地表现出六个月的婴儿和九个月的婴儿的不同神态。千弘女士的画作总是孩子们的好伙伴,期盼着孩子们的幸福。能够在这本书中采用千弘女士的画作,是我的梦想。这个梦想能够实现,对我来说欣喜激动莫过于此。由于我的文章和千弘女士的画实在吻合得太好了,有的读者甚至认为是不是千弘女士在去世之前,特意为这本书画了几幅插图。当然不是这样,但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千弘女士一生之中画过多少孩子、多少天真烂漫的画像啊!我写这本《窗边的小豆豆》,要把一篇篇文章积累到够一本书的程度,的确很难。因此,我特意在讲谈社的《年轻女性》杂志上连载,这样可以每个月都有一定的截稿日期,迫使我必须完成写作计划。从19792月到198012月,我一直连载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后来将这些文章汇集成书。这期间,为了选择合适的插图,每个月我都要去位于练马区下井神社的岩崎千弘绘本美术馆(我也是那里的理事之一),在副馆长松本猛先生(即千弘女士的儿子)和他的夫人由理子女士的帮助下,挑选图画。两年中,每个月都要去那儿,虽然挺不容易的,但也是一个好机会,使我能够看到千弘女士大量的原作,所以我觉得非常快乐。在此,我要向这两位年轻的夫妇,还有愉快地应允我使用原画的岩崎千弘女士的丈夫松本善明先生,表示深深的感谢。另外,这家美术馆的馆长,剧作家饭泽匡先生,常常鼓励磨磨蹭蹭的我说,快一点儿把小学的事,校长先生的事写给我们看啊。在此,我也要向饭泽先生表达我的感谢,谢谢饭泽先生对我的鼓励。

当然,以美代为首的巴学园的同学们,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和协作,实在太谢谢你们了。

早在二十多年前,讲谈社的加藤胜久先生就发现了我发表在《妇人公论》杂志上的、关于巴学园的极短的小散文,加藤先生对我说,写成一本书怎么样,并且给我带来了厚厚的一大摞二百字的稿纸。当时我还非常年轻,甚至连海味山味都分不清楚,而且,除了在学校里写的作文之外,我几乎没有写过什么东西。加藤先生给了我自信,在我的心中播下了什么时候写一写巴学园的希望的种子。在这里,我也要对加藤先生表达我深深的谢意。当时的加藤先生给人的感觉是精明能干的年轻职员,时隔二十余年,再见到加藤先生的时候,他已经身居要职,但精明能干的感觉仍然没有改变。当时加藤先生给我的稿纸,我没有写文章,而是做了别的用途,没想到二十年后,竟然会有这样的结局,真是很让人高兴。

另外,我还要向当时负责《年轻女性》杂志的长泽明先生两年来每个月的辛勤忙碌表示感谢。

还有,我还要对讲谈社的岩本敬子女士道一声谢谢,她担任了《窗边的小豆豆》连载时的准备工作,而且在这次汇集成书的时候,为了使这本书成为一本好书而全力以赴地工作。能够和非常理解巴学园的人士一同工作,真是让我感到无比的幸福。

为本书进行装帧的和田诚先生是一位非常亲切的人,迄今为止,我出的书全部都是由他进行装帧工作。

就这样,《窗边的小豆豆》终于得以与大家见面。虽然巴学园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在大家读这本书的那一瞬间,巴学园仿佛又恢复了过去的样子。能够如此,真是让我感到无上的快乐。非常感谢大家,谢谢。


上一条:《窗边的小豆豆》连载(十六)
下一条:中华经典诵读推荐篇目(一)(仅供参考)150篇

推荐图文
    栏目分类
    图文信息
    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