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欢迎访问遵化市实验小学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体艺卫生 > 文学殿堂

我的“老”老师

时间:2011-03-11 16:36:31  来源:遵化市实验小学  作者:月华如水  点击:

 

从上幼儿班到小学、中学,一直到从教十几年,我的老师们已不下二十几位了,对于他们的记忆,有的已模糊,有的依然清晰。那深切的目光,谆谆的话语,讲台上挥洒青春的身影,都是一帧帧影片,留在生命的影集里。

都是老师,因为年龄的不同,有年轻的,有年老的。年轻的老师,有朝气,有才情,也有霸气,叫起真来,会让你全身随之紧绷起来;年老的老师,有经验,有内涵,虽说慢条丝理,却是有条不紊,课堂中涌动的激情,会让你---心不自觉颤,血不自觉涌。

最常忆起的还是那几位“老”老师。

第一位:那是初二时的历史老师,他个头不高,肩膀微垂,头发稀疏,粗重的剑眉,每一根似乎都很长,有几根还支垂到眼前,他眼睛大而有神,比较鼓,鼻子也鼓,他的神态和走路的姿势,谁看到都会印像深刻,而我总是觉得无论他穿什么都像是从历史书上走下来的。当然最厉害的还是他的嘴,把中国从北京猿人,到现代的历史娓娓道来,你会时而为四大发明、郑和下西洋骄傲,时而为焚书坑儒、八国联军入侵愤慨。在他情绪激昂时大有指点江山数尽风流的味道。全年级七个班,600多名学生,无一不被他的课感染,无一不对他深深敬服。

他酷爱收集古钱币,春秋战国时齐国的刀币,秦朝的半两,汉朝的五铢钱,每一枚都精心地装裱在木盒里,注明年代出处。当他拿到我们面前展览时,我们都叹为观止。我知道他不是在显示什么,是让我们用手用眼用心来触摸历史。平时我们都称他为历史老师,倒忽略了他的姓,似乎他就是一部中国历史。更令我惊奇的是他把所有历史考试题系统编辑,用最简炼的语言概括,背起来极简极易,我们从没把历史课当作负担。一部中国史,每年讲一遍,每一届学生讲一遍,但每一次都神采飞扬,抑扬顿挫,真是个奇人。

第二位:是初三时的英语老师,也已经快到退休年龄。也是个头不高,中老年妇女的体态,但双眼依然熠熠有。讲起课来,无论是英语的单词还是句型,字字清晰响亮,入耳入心。我好像从来也没有看出她累,每到复习时,除了复习资料,前后黑板都被她充分利用,每一堂课都抄几黑板,各种题型俱全,且往往自己抄,边抄边讲,下课时满手灰白,连眼镜片都沾上粉笔灰,我的手都抄酸了,可她却精神抖擞地走进另一个班的教室了。最爱听她给我们讲自己求学的故事,背着行囊和干粮,步行几十里到学校,吃的住的都很差,那种艰辛是我们难以想像的。无论是教学还是做人,她的坚韧给了我们许多向上的动力。

还有几位,就是我当老师以后遇到的同事了,她们都有共同的特点,在教育的园地里耕耘了二十几年,三十几年,大半的头发白了,脸色也多是灰黄,衣着也从不时尚。可她们的课本上,备课笔记却总是记得密密麻麻,每道习题都认真作答,每一本作业都认真的批改,课堂中每句话都饱含着深情,对学生出现的每一件小事都认真对待,尤其值得称道的是现代化的教学手段,电脑网络,多媒体课件,都一样用得从从容容。朱老师快五十了,教学成绩却一直是年级第一名,年轻老师再努力也超不过她,我了解她并不题海战术;陈老师还有半年退休了,却是学生最愿说悄悄话的“知心姐姐”,课堂中谁都不会注意到和学生一起活跃的她的脸上多出的皱纹;关姐的儿子都要研究生毕业了,她还会把学生算错的一道题,讲上一堂课。她们,虽不是我的老师,但对于刚毕业时,或现在没有称老的我,都是可以做老师的。也许,不是师范生,和她们待上一个多月,也会教学生了。

常常想,当自己也到了那个年龄,是否也像他们一样,从容而又执着呢?还记得全国名师于永正来讲课时,看到他满头银发,一副宽边眼镜,一身青色衣服,一本书,一支粉笔,给人的感觉很平常,很普通,可呈现给我们的是一堂严谨、扎实、朴素、令学生学有所得,令所有老师回味无穷的语文课。而他如话家常的话语,也让人折服,不用华丽时髦的辞藻,把语文教学的真谛诠释得那么透彻。当我们问他:是什么支撑您在70多岁高龄仍醉心于语文课堂教学的时候,没有为国为民的大道理,没有好高骛远的高谈阔论,只是一个词“兴趣”,是的,“兴趣”,那种深入到骨子里的喜好,能让你不把教书当成一种工作,而是成为一种生命里的习惯,是和吃饭睡觉一样自然的事情。我的“老”老师们,在课堂中执着、从容的“老”老师们,都是这样的罢。

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无私奉献,这些词,我不想用在我的“老”老师身上,它们也许显得过于沉重,老师也是人,是普普通通的人,即使闻名如于永正老师,也是人,他们个性中的执着和包容,对学生对课堂饱含的情感,才是绽放在校园中不萎的花,长在生命中常青的树。


上一条:五年级小学生自创春联
下一条:人生,三境界

推荐图文
    栏目分类
    图文信息
      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